黄山旅游网—黄山快线国旅真诚为您黄山之旅提供优质服务!

天井——徽州女人无法逾越的深井

  天井天井,古独有的一个名字,一个充溢着企盼的名字。 徽州的村落遍及着许多老宅子,这类宅子大多是高墙、深院、重门、窄窗。走进老宅,最初的觉得就是屋内比拟暗淡,听说徽州男人大多出外经商,家中皆是妇孺及年幼之人,为了平安的缘故而如此修建。
       整个宅子是封锁、激进的,惟有天井是与天通、与地连的。西晋文学家陆机有两句诗,曰:侧间阴沟涌,卧观天井悬。这或许是天井最早的来源吧。至于为何叫天井,我还查过一些材料,并没有确切的答案,我们只能从字面上来了解了。天井是老宅采光最主要的结构,由于这个缘由,客厅在古徽州被称作“明堂”,于是又有了“四水归明堂”之说,让上天飘荡而下的一切充溢灵性的东西归于老宅,这只能了解为古徽州人的一种企盼了。初秋的时分,我来到乡下的老宅子寓居,放下一切事情,尽享乡间风情,这算是休闲。随友穿行了几条大街后,来到了一幢明代三层两进的老宅子门前。推开这扇繁重的砖门是很花一些力气的,在沉寂的古村落,这迟缓而又锋利的“吱呀”声似乎穿透了尘封几百年的历史,显得格外的明晰、刺耳。
      朋友推开门后,我最先看到的是从天井中洒下的阳光,一缕一缕的,让古宅充溢了生气,那上顶天穹、下俯空中、悬之于空的天井,的确别有洞天。 徽州的古宅由于高墙封锁,显得比拟阴凉,我在古宅中寓居过屡次,每次看到天井中直射的阳光,心中便有一种暖和温和的觉得。宅子的明堂比拟大,可能是多了个天井的缘故,让明堂显得高大、宽阔和亮堂了些。老宅的天井有很多个,诸如里进、厨房都有,左边的较大的侧厢也有个紧挨墙壁的小天井。天井的结构是极端考究的,这其间融入了许多徽州人的生活理念和美妙向往。我并不到村中去,由于这村落来的次数太多,于是我带来了书。朋友给我沏了杯茶后,与我应酬了几句,便忙他的事情去了。
     我本人搬了张椅子在天井中,翻开书看了起来。看得累了,便放下书仰头看天,一根光柱顶于天,立于地。想古徽州男人便好像我一样,从小在这天井之下苦读诗书,长大后便成了这天井中的光柱,成了顶天立地的男子汉。这样想着,耳边似乎真的从幽远的世界中传来诵读的童声,这稚嫩的童声须臾间演化成冲天的光柱,冲向天穹。阳光下的天井便给了我一次激烈的震动,心灵深处的洗礼。秋夜轻风微拂,非常的清凉。我来到楼上的美人靠上赏月,想寻觅徽州女人的那份愁怨。仰视星空之时,我却又不觉信服古徽人的美学观,这天井就好像镜头,从镜头中仰看,如水的月光和满天的星星,比之在空阔的大地上观看的确美上非常。我绕着跑马楼从各个方向观赏着,清风中还飘散着浓浓的桂花香,让我陶醉其间。或许时过境迁,我一时没有感遭到徽州女人的那种哀怨。
     夜渐深,雾渐起,杯中的茶水早已凉了,天空中的星星也不见踪迹,渐晕的月亮挂在空中,孤零零的,月光从天井漏下,蓝莹莹的,洋溢着古宅。偌大的老宅中只住了三两个客人,一种孤寂苍凉的觉得立时冲顶。我须臾之间明白了,独倚美人靠,身披蓝色的月光,面对空空荡荡的老宅,这就是徽州女人的终身。
    这天井能够让徽州男人跃出天外,但这天井却是徽州女人无法逾越的深井。我又一次遭到了激烈的震动,这次,是无法让心灵宁静的震动。

天井

更多